1. 民主制度
  2. 政治哲学
  3. 社会主义
  4. 资本主义
  5. 台湾问题
  6. 马克思主义
  7. 民族主义
  8. 政治相关

“认知资本主义”的谱系、特质及其批判

认知资本主义的谱系、特质及其批判 认知资本主义(Cognitive Capitalism)在汉语学术界显然还缺乏深入的研究。④西方学术界一般认为这一术语来自法国学者博当(Boutang)(2007年便出版了以Le Capitalisme Cognitif为题的法文专著)。按照乔治卡芬特齐斯(George Caffe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认知资本主义”的谱系、特质及其批判 “认知资本主义”(Cognitive Capitalism)在汉语学术界显然还缺乏深入的研究。④西方学术界一般认为这一术语来自法国学者博当(Boutang)(2007年便出版了以“Le Capitalisme Cognitif”为题的法文专著)。按照乔治·卡芬特齐斯(George Caffentzis)的看法,这一术语之所以会具有如此魅力,是因为近些年来似乎已经证实对资本主义危机的传统马克思主义阐释方式本身发生了“危机”。这也是诸如奈格里、韦尔奇诺(Vercellone)、博当、维尔诺(Vimo)、马拉兹(Marazzi)以及拉扎那托(Lazzarato)等人立足资本主义的后一后一福特主义(Post-Post-Fordist)的认知转型,试图提供一种能够抵抗宰制的主体理论所依据的基础性言说条件。②换句话说,如果要更进一步地理解哈特、奈格里等人的“诸众”概念等抵抗策略构想的有效性,缺乏对认知资本主义的整体性考察显然是说不通的,再细化来讲,认知资本主义的谱系的生成逻辑是什么?认知资本主义最为核心的观念是什么?认知资本主义所构想的“诸众”与阶级概念是怎样的关系等都是要深入研究的问题。为此,我们试图将其置放到《资本论》语境中加以勘定,除了思考上述问题之外,还将着重思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考认知资本主义是否误读了马克思,建立在此种误读基础之上的激进政治理论是为马克思所设想的未来打开了通道还是将其带进了“死胡同”,当然,这一工作同样也是对西方激进左翼政治哲学反思性批判的迫切任务。
  一、认知资本主义思想源头:西美尔、哈耶克与马克思
  在意大利自治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文本中很少涉及对术语的谱系交代,正如哈特在《意大利激进理论》一书的导言中所说,“当一位作者引入了一个新术语的时候,其他人随即使用它,并且赋予了他们自己的解释,而感到没有必要交代该术语的来源,不久,这些概念本原(OriginalSource)便被忘记了,进而它被采用为整个群体的共有词汇”,当然,这个缺环在我们意欲研究这些学者的理论时又是必须给予填补的。基于学术资料的追踪,毫无疑问,在意大利自治的马克思主义者们思考认知资本主义之前,特别是在19世纪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内,一系列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诸如德国的西美尔、韦伯都已经将资本主义看作是有理性精神、计算以及抽象所浸染的生命的存在方式。更进一步看,早在1907年,西美尔在《货币哲学》的第五章“个人价值之货币等价物”的第三节中,已经给予了“无偿脑力劳动成果”的考察,他认为以往按照“劳动价值理论首先断言,脑力不是一种‘开支’,因为脑力的损耗并不需要补给,因而并未提高产品的成本”,不过,要计算这种脑力劳动,“必须在各式各样不同类型的劳动中找到共通性”,这样一来,“人们就可以有一种普适的质量单位,以此为基础衡量人类活动的成就”。当然,西美尔的论述不过是将现代人们已经生活在一个算计的社会中的结论提示出来,“现代人们用以对付世界,用以调整其内在的一个人的和社会的一关系的精神功能大部分可称作为算计(calculative)功能。这些功能的认知理念是把世界设想成一个巨大的算术问题”。除此之外,在卡芬特齐斯看来,韦伯更是以“铁笼”来比喻资本主义布满了理性的精神,这一点在基于理性批判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后继者诸如卢卡奇或者再往后的法兰克福学派那里更为显著。当然,卡芬特齐斯在追宗认知资本主义谱系时还强调了哈耶克,这是一个往往被遗漏的思想背景,例如日本学者内藤敦之的考察就没有涉及。实质上,哈耶克在1945年出版的《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一书的第四章便以“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详细讨论了可作为后来认知资本主义源头的很多论述,诸如一个核心的论断则是,“社会经济问题毋宁是这样一个问题,即人们如何才能够确使那些为每个社会成员所知道的资源得到最佳使用的问题,也就是如何才能够以最优的方式把那些资源用以实现各种惟有这些个人才知道其相对重要性的目的的问题。简而言之,它实际上就是一个如何运用知识的问题”。但是,他们只是注意到了“认知”在现代世界越来越重要,而没有将其作为“统治地位”的生产方式,以及与人的解放的可能性联系起来。
  完成上述的进一步理论推进,诚如卡芬特齐斯的看法,对于自治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来讲,更为直接的理论源头应该是马克思。主要的文本来自于《资本论》手稿的第VI笔记本第43页到第VII笔记本第6页的“机器体系和科学发展以及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变化”这一部分。正是在这一部分,我们可以发现像哈特与奈格里所主张的非物质劳动的关键特质是形成交流、社会关系与合作以及最终创造社会生活本身,而不是固定的物质形式的产品的直接理论源头,这一点当然在奈格里那本《大纲:超越马克思的马克思》一书中也能够得到相应的佐证。下面让我们直接给出相应的马克思的言说,“如果我们从整体上来考察资产阶级社会,那么社会本身,即处于社会关系中的人本身,总是表现为社会生产过程的最终结果。具有固定形式的一切东西,例如产品等等,在这个运动中只是作为要素,作为转瞬即逝的要素出现。直接的生产过程本身在这里只是作为要素出现。生产过程条件和对象化本身也同样是它的要素,而作为它的主题出现的只是个人,不过是出于相互关系中的个人,他们既再生产这种相互关系,又新生产这种相互关系”。这当然是马克思对机器智能时代生产的一个特性总结,要理解这一点还需要进一步从马克思对机器与固定资本以及资本逻辑的关系中来看。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Capitalism/20160921/6359171.html   

“认知资本主义”的谱系、特质及其批判相关推荐

  1. 应用型职业人才培养模式及其课程教学创新研究
  2. 电力发展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及其区域差异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优发娱乐

热点论文
  1. 认证空间
  2. 信用说明
  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