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民主制度
  2. 政治哲学
  3. 社会主义
  4. 资本主义
  5. 台湾问题
  6. 马克思主义
  7. 民族主义
  8. 政治相关

现代资本主义的审美精神

现代资本主义的审美精神 创造是这样一种行为:它从无特征中产生特征,无论这无特征是空白、社会沙漠,还是宇宙论的虚空。形式、模式和轮廓的审美特质是创造的媒介。在意义光谱的另一端,人类因审美差异而免于无趣的折磨。对比和对称惠泽了所有创造。不论这种形式、模式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现代资本主义的审美精神 创造是这样一种行为:它从无特征中产生特征,无论这无特征是空白、社会沙漠,还是宇宙论的虚空。形式、模式和轮廓的审美特质是创造的媒介。在意义光谱的另一端,人类因审美差异而免于无趣的折磨。对比和对称惠泽了所有创造。不论这种形式、模式与轮廓的审美媒介是宇宙的神圣召唤,还是世俗的公共事业中的平凡事件,这些审美媒介都有其重要作用。艺术和科学利用开发了它们。现代资本主义则开发了艺术和科学。
  这就是进步
  大约在1770年至1970年间的一系列工业革命中,人类生存的标准已经被艺术和科学巧妙地应用而彻底转变了。伊利诺伊大学经济学家迪尔德丽·麦克劳斯基(DEirdre McCloskey)这样描述:两百年前的世界经济处于现在的孟加拉国的水平。1在19世纪,人均日常消费(按美元计算)是每日3美元;在当代法国或日本,人均每日消费需要100美元。挪威的人均收入相当多,每日收入145美元,这比19世纪时他们先人的收入多出45倍。如今中国已经设法达成了人均日收入13美元。这是19世纪水平的4倍,并且这个数字正在迅速地增长。在世界67亿人口中,只有11亿人的生活水平是每日3美元。如果说什么是进步,这就是进步。
  但这是如何达成的?不是教育,也不是贸易。不是知识资本主义,也不是商业资本主义,更不是工业资本主义;各种资本主义与技术、科学、全球商业的混合体纵然也只是故事的各个部分而已。然而这个故事也包括了议会民主制、摩天大楼坐落的城市、广泛快速传播的医药品、汽车的兴起以及其他更多。也许有人称其为“现代性”。在17世纪,部分欧洲人已经生活在一种个别的“现代性”社会了,诚然到了19世纪,世界最富有社会和最贫困社会之间的差距比率到达二比一,这是一个适当的比率,但是如今这个比率已经变成令人震惊的六十比一,同时二者之间的差距每天都在扩大。现代性、贸易、民主、技术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以及其他都并没有从自身解释过去这两百年来的经济奇迹。那么什么能解释呢?
  麦克劳斯基认为,重要的差别在于“创新”,换句话说,也是过去两百年中创新的速度和规模。在
  一定程度上我同意这一点。发明创造的体制化(又称为创新)造成了重大影响。创新从汽车行业蔓延至选举,从宪政国家蔓延至抗生素重塑人类存在。也就是说,我对“创新”一词还是持保留态度。“创新”一词的词源来自于拉丁语词根“novus”,意思为“新的”。同源词有:novel,novelty,novice,renovate等。过去两百年中新的事物相当的多,但“成为新”的品质并没有解释这两百年的情况。18世纪时我们已经发现创新(改良)的工作往往并非走向发展,而是灾难。虽然这不会总是带来问题,但我们有时或常常因为改良而处于更糟的状况。世界因改革而杂乱不堪,一旦实施世界便会倒退。向前进的运动有时却使我们退后。“这是为了造福”的花言巧语实际上常常把我们遗弃在更为糟糕的处境中。真正有影响的是新事物的持续性。关键是新事物成为旧的。这就是矛盾的“时代的新秩序”将创新和改良转为一个持久的功效。这是如何成为可能的?
  美国的创始人把“时代的新秩序”作为他们宪法的宗旨印在美国的大纹章上。这一宗旨的融入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并且一直持续着。它将自发性与永恒结合,将瞬时的事物与持久性结合。实践此宗旨的能力比基于其本身的创新更重要。真正触动人类并给人类带来福祉的是持续不断的创新。工业机械最早出现于18世纪晚期和19世纪初期。现在,工业机械依然像它刚被发明时一样重要。我们依然生活在机械的世界。机械的多种变形是我们现在的标准生活水平日消费145美元的原因,而不是每日3美元,也是全球六分之一的人口日消费3美元的原因。为了达到这一水平,一部分人类必须已经经历了将瞬时事物与持续的结合。这件事并不容易实践,甚至光是考虑它已经是很困难的了。因为这种不可言喻的融合是创造的简单形式,创造本身的构想与达成是困难的。
  创造的逻辑
  不单只有创新,以新的成为旧的这种方式创新才是创造。所以迪尔德丽·麦克劳斯基认为“创新”是理解现代资本主义之奇迹的关键,同时谨慎地认同,我们也必须清楚创新的奇迹归功于创造的力量。创新不仅仅是新颖的、不同的、最近的或是当代的,而且是要将这些特征都无缝地转换成旧的、根深蒂固的、长久存在、已创立且被证实的,创新才会产生效果。这是创造的工作,这一工作是矛盾的。让我用一个已明确被广泛认为是创造行为的例子来解释,即爱因斯坦的学说。(在本质上)爱因斯坦所做的是将麦克斯韦电磁理论与牛顿力学结合。2所有这些理论看似没有关联。在当时这是科学的两种不同路径。爱因斯坦将两者结合,虽然爱因斯坦尝试过,但他并没有简单地生产出一个新理论。关键是新颖并不是一个稀有的特征。如果我们愿意,生产出新奇事物是很简单的。困难的是生产出值得重复的新奇事物。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重复创造其令人迷惑的悖论式结构,这一结构在新与旧、自发性与持久性两者相会的交叉点上才能被捕捉。迪恩·基思·西蒙通(Dean Keith Simonton)做过这样绝妙的表述,“创新基于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是指观察迄今为止不相干的众多观念或方法之间的关系,继而将他们融合成一个新的综合体”。3当这个离奇的综合体出现,我们有的就不仅仅是新奇的事物。
  过去两个世纪的资本主义已经在史无前例的道路上取得了成功,因为它已经(设法)掌控了“创造的逻辑”。这相当地了不起。值得注意的是,它认为“创造的逻辑”不是程序性的,而更多是过去两个世纪中世界的社会性制度,尤其是最近一个世纪“创造的逻辑”已经充溢了程序理性。创造在结构上不具有法律理性,它也不是井然有序的。它不是在过程、政策或程序上的“逻辑”。实际上,创造本身根本就不是“逻辑”,它是类似逻辑;或者换句话说,它是相悖的。它是想象的非逻辑之逻辑。资本主义(在所有可能的社会形式中)如何设法吸收“荒诞”(但强大的)想象的逻辑,这是一个惊人的过程,我们至今对此理解不多。总而言之,过去两个世纪的现代资本主义已经惊人地在物质意义上证实了它的成功,因为它吸收了其核心的悖论与类比的非物质精神。这和成功的艺术品中存在的精神类似。现代资本主义的成功是因为其吸收了某种“诗学的”能力。我所说的“诗学”是和莎士比亚的“诗学”同义。这意味着一种可生成比喻和悖论的能力。对此有一个简单且令人惊诧的要点,即现代资本主义的社会系统生成越多的比喻和悖论,同样也就生成更多的财富。这是何以成为可能呢?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Capitalism/20160921/6359172.html   

现代资本主义的审美精神相关推荐

  1. 读《资本主义的动力》
  2. 2016年9月思想汇报:践行对党的承诺
  3. 2016年9月思想汇报: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
  4. 论经济全球化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影响
  5. 资本主义生态文明概述
  6. 后金融危机时期资本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走向研
  7. “认知资本主义”的谱系、特质及其批判
  8. 经济停滞常态化是当代资本主义的典型特征
  9. 谈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思想政治教育的经验及对我
  10. 100年后重读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优发娱乐

热点论文
  1. 认证空间
  2. 信用说明
  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