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语言文学
  2. 古代文学
  3. 新闻传播
  4. 现当代文学
  5. 文学评论

让我们与艺术共在于星空下——评南方气派的领航影视风格

一 近期,广东南方领航影视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领航)出品了一系列具有独特的南方气派和风格的作品:《热血军旗》《秋收起义》《我的1997》《南哥》它们的集中出现,是一种艺术的时代风格和个体风格的同时表达。单纯的现象不一定有风格,风格让现象有力量,风格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近期,广东南方领航影视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领航)出品了一系列具有独特的南方气派和风格的作品:《热血军旗》《秋收起义》《我的1997》《南哥》……它们的集中出现,是一种艺术的时代风格和个体风格的同时表达。单纯的现象不一定有风格,风格让现象有力量,风格让艺术真正存在于生活。当然这样的风格首先是体现在作品中,要由诸多艺术元素构成,独特的艺术选择立场、艺术构成方式、艺术表达观念、艺术与生活的关系,都表现了领航风格。 南方气派的领航风格的突出在于:用艺术做什么和为什么做,而不仅仅在于描写岭南的风花雪月和风俗民情。如《我的1997》,以南方的生活风情将香港生活与内地生活相连,但重要的,是从中体现一种香港与内地共同的生活意愿和生存品质,并且对香港回归的历程性生活进行美学化表达;《南哥》,表现扶贫者的生存品质,但故事中人物的一切行为和情感都富于南方生活特色。这样的作品表达了领航特有的南方经验、南方气质,并且将这样的经验和气质贯穿于领航风格中。 领航风格清晰地显示了艺术态度:票房收视和市场效应不会让一部作品更长久。所以,领航多年来逐渐积累形成了自己具有艺术品质的风格,这是经过长期的历练形成的。形成一种有影响的艺术风格并不容易,通常有些影视制作者会什么热闹时尚追什么,作品缺乏方向性、主题性,容易时过境迁。领航的这几部作品有一个深刻的根和与诸多领航作品相连的传统,比如,这些作品与之前的《娘》《出关》一脉相承,而领航的这几部作品再次突出地体现了领航风格,让领航风格精粹成熟地出场。 我们已经来到智能化时代,但智能化生活和我们正在享用的所有的科学技术的好处都会被替代,唯有文学艺术和爱与美让我们留下来,我们的生命会在文学艺术作品中留下来。比如,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已经过去,但我们今天可以在电视剧《热血军旗》和《秋收起义》中重述那个时代的生命光彩和理想主义。 艺术是悠远的,生命、历史与艺术一起悠远,我们在今天这个生活现场,与领航的这几部作品一起进入悠远的星空下。所以,领航的身份和责任、领航的这几部作品,就不但在引导人们认识生活,而且在引导人们认识什么是艺术。这几部领航作品对生活进行了美学化处理,让生活在艺术虚构中能形成可以重新认知的意义,让人性和性格深处的东西呈现出来,从而让我们能够对生活看得更深入、生存得更清晰。 从历史大气和生命大气入手一直是领航影视的一个风格表现,这几部作品,都包含了全景性、整体性、故事性、南方性的特点,表达了历史与生活的各方面、人物的各层次和性格,也俯瞰了历史与今天的联系,体现了富于南方特色的生活经验和生命体验,这些表现出来的生活在一部作品中形成一个生活整体,也与其他几部作品相连。 这种风格的突出特点是保持理想情怀、坚守艺术信念的大气,主题是人间正道,内容是人间烟火,情趣是人间冷暖,形式是人间美感。比如《南哥》中的平凡中的信仰、平静中的激情、平常中的爱与美,始终体现着一种让别人生活得更美好的纯净善良之心。艺术作品怎么出场、以什么形式出场而进入生活现场很重要,通常有一个方面突出就能引起人们的关注,而这几部作品层次和生活面不同,但总体上有全面表现、全面走入生活的感受。 处理题材的美学化手法是领航风格的特点。领航这几部作品的题材本来是任何人都可以抓取的,但处理成什么样却一定会有区别。领航的对题材的处理充满领航的美学化特色,题材是在一定的美学化要求、方向引导下完成详略取舍、形成主题和内容。并不是这几部作品的题材形成了领航的特色,而是领航让这些题材有了特色和活力,许多影视剧的剧情重复、情景复现、内容时尚、主题浅薄、手法单一、形式混乱等都被坚决摒弃。 这体现了领航的艺术智慧,艺术智慧会产生艺术思考和艺术判断,从而产生艺术作品,这不是仅仅由艺术身份、艺术职业和艺术知识能决定的。领航的艺术智慧让领航风格更开阔、更理想、更有情怀,也给予人们一种新的生活视野、生存感觉和生命理想。 重要的是,艺术智慧不但让人更好地看艺术,也让人更好地看生活,并且给予人们一种更好的生活;同样,有艺术智慧的作品不但给予人们一种艺术感受,也给予人们一种生活启示。有艺术智慧的人会和缺乏艺术智慧的人看问题不一样,缺乏艺术智慧会让人心胸狭隘和目光短浅,会视野有限、瞻前顾后地单一看问题,而艺术智慧会让人融合生活的各个方面去判断生活,有智慧看生活的人才会有智慧地看艺术。 这说明,领航有自己的艺术观念,处理成这样,不在于通常大家都知道、都可以做的表现什么、怎么表现,而在于一般人们不在意、不容易做的为什么表现,这包含两方面:1、领航想要表达成什么样?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2、领航想用艺术以及自己的作品干什么?比如说,也没有这样的观念会和IP剧有很大区别。 领航风格在长期形成的过程中,不断地给予人们一种生活,那么,领航给予我们的是什么样的生活?知道领航给予我们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才能知道领航给予我们的是什么样的艺术。这就是领航的风格的重要特点之一:领航的作品一直与生活保持着相互对映提升的紧密联系,领航作品不是任意折腾生活的,这就是领航作品的艺术价值发生点。 怎么衡量一部有价值的艺术作品?或者说,艺术是什么?艺术作品是一种象征性的有价值的生活,艺术作品必需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一种有价值的生活的意义,艺术作品要有意义,就要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艺术作品要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就要对人们提供一种有价值生活。什么是有价值的生活?它是人类性价值的生活,包括各种人类性生存的价值要素:理想主义、信仰、尊严等等,可以集中地概括为爱与美,这在这几部作品中都有体现。 我们可以在这几部作品中看到一种有价值的生活。什么是有价值的生活?有价值的生活是有人类性价值的生活,有价值的生活是让我们生存得更美好的生活。文学艺术作品总是与人类性价值相连,艺术作品如果不能提供有价值的生活就没有意义。领航的这几部作品从不同角度表达和体现了有价值的生活,但文学艺术作品中是象征性的有价值的生活,象征性包含了所有的艺术特质。 这几部作品力图呈现的是一种美学化的有价值的生活,改变历史和生命的刻板模样,这需要将各种艺术要素恰当有效地组织在一起,而这些要素的组合方式是领航的个性化风格观念。一部好的艺术作品需要由多方面的艺术要素组合成一个形式整体,才能真正迸发魅力,改变人们的生存感觉,影响人们的现实生活,这需要对生活进行突出而全面、细致而激情的美学化处理和诗性表达。 一部艺术作品必须对生活产生影响,不对生活产生影响的,不会是艺术作品。而对生活产生影响就是产生象征性的有价值生活,正是象征性的有价值生活让各个时代的艺术作品相连,只有各个时代不同艺术作品能产生相同的有人类性价值的生活,不同时代的艺术作品才有同一性,不同时代的人才可以进入其他时代的生活。因此,重要的不是神话,而是讲述神话的时代,正是这个时代的类似领航这样的作品对革命神话的重新讲述,让这个时代的人感动和思悟。 那么,怎么讲述以往年代像神话一样的故事而让今天的人关注,并且让以往年代进入今天,让这些艺术作品进入这个时代的生活?它们必须与今天的生活具有融合性,也必须具有经典性的艺术要素,两者的结合,就会将红色经典转化为时尚生活。《热血军旗》和《秋收起义》就是这样的突出尝试。如果不做这样的尝试,这样的事件就会永远保留在历史文献和神圣概念中,保持高高在上而令人崇敬的情景,并且会逐渐模糊,不会这样生动地进入今天的生活,也不会演化为今天的生活向往和憧憬。 领航的这几部作品的出现再次说明,讲述一种真实时,有无主题观念或者写作目的很重要。因为,真实的发生是被引导的,真实本身不可改变,但有的真实性艺术情景会有诗性效果或美学效果,有的不会有。 艺术情景的真实是随着艺术家想让它怎么发生而发生的,领航的这几部作品是领航想要人们看到的真实情景。而这与生活观念密切相关,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思绪中,会对同一事物有不同的感触,这来源于生活观念,没有一种对生活的方向性思考,就不会按照这样的思考去形成艺术的方向。 领航的这几部作品的写作来源于领航的艺术观念,即领航为什么要这样叙事、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叙事内容。一部作品不是为自己的,就是为他人的,看一部作品的意义和价值,首先要看这部作品目的是什么,任何艺术选择都是有目的的,作品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由所写的艺术作品的目的去决定。 纯粹的艺术没有功利性,但一定有目的性,而很多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对此没有意识,领航却有清晰的方向性和目的性:领航作品的目的就是让人们生活得更美好,就是给予人们一种象征性的有价值的生活,这可以说是领航的理想性,并且将这样的艺术理想贯彻进所有的旗下作品,而艺术理想总是与生存理想相连,因此,领航在给予人们一种艺术生活时,也将这样的生存理想贯彻进了艺术作品中。 要给予人们一种有价值的理想生活,就要让艺术作品真正进入生活、影响生活、改变生活,以艺术作品为理想生活与现实生活的轴心,以艺术与现实的联系为轴心,将艺术转化为生活形式,因此才能在这一时代能够去写另一时代、在这一时代重述另一时代,并让之与人们的生活相通,从而产生重述的意义和价值。 那么,这些作品中的什么与今天的生活相通、什么让今天的人们感兴趣?这些作品怎么做到或者说怎么进行艺术表现、怎么完成对生活的美学化处理的?以艺术将另一时代的生活转化为人们今天的生活,难度在于怎么与今天的生活情趣和生活向往结合起来,让人们去看、去想,并且爱看、爱想,才能影响和改变生活。 这些作品在与历史相关的生活中,体现了“历史如歌”的品质和特色。布罗代尔说“历史如歌”,但历史只有在美学的意义上才会成为当代生活。领航的这几部作品以艺术对历史进行美学化形式处理,让历史建立起与当代生活的联系,从而让历史在当代生活中获救,即完成克罗齐所说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人类每一种、每一次对历史记忆的重新挖掘,都是一个切入生活和历史的新的立场和角度,也是一种新的发现。 由此,这些作品恰当地处理了虚构与纪实、历史与现实、革命与生活、生存与人性、信仰与生命、个人与整体、宏大与日常等各种关系,相互融合交叠而完成作品中多层次的全体审美空间,其中对革命、生活、历史、个人、信仰等的思辨性表述使人物和故事都没有单一化,从而让人感动。 能做到这样,需要在生活中不断思考,并且同时具有对生活和艺术的判断,因此,这是一种艺术思考与生命立场的同时并行,坚守一种独立的生命立场,不为历史和生活表象所迷惑,才能具有这种艺术追求、思考和判断,也才能建立起作品中的形式结构空间。 这些作品涉及漫长时间、诸多事件和人物,因为时间久远和历史褪色,这些情景很难生动细致地呈现,而艺术作品的细节就是力量和深刻,就是让历史生色。 “历史如歌”存在于细节中。领航的这几部作品悄然延伸出一条通往人类秘密生活的小径,对于细处的诸多诉说,就是今天众多读者进入作品、历史、生活的小径,由这样的小径激发读者感受的兴趣、探秘的欲望,同时也敲开了将历史与读者自己生活联系的芝麻之门。《秋收起义》《我的1997》《南哥》都极力突出了细节生动和细节力量,在想象化和虚构化的生活细节中,表达大方向上的历史情境和生活真实。 艺术本来就是历史与今天相接的带交叉小径的花园,而领航的这几部作品在通俗好读中有深入曲径的意味,由此成为生活与艺术共同花园的无数小径中的一条,引导人们进入历史生活也进入自己的生活。因为领航的这几部作品是从细处说起并进入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所写的诸多事件、情节、细节、言语和人物都是生活化和细节化的,而细节就是艺术和生活的力量。 这些作品不是堆积事件、复核历史、记录人物,而经过精心的思考与处理,将虚构与纪实、细节与历史组合成基本的生命真实和历史真实的方向,在其中突出了生命真实。这样的表现突出了领航的美学化风格特色,以风格性气质、主题、形式了历史如歌,完成艺术使命而让人们感动。艺术从来都是向后叙述的,作为有历史性的作品,这几部作品大的历史真实不变,在细处进行想象和虚构。 这几部领航作品有宏大气势,又有个人气息。艺术家的存在,不是一般的生命存在,而是作品的存在,所以艺术家必须特别关注历史、文化、族群与生命的关系,这意味着艺术家永远离不开一种有宏大情怀的叙事。 宏大叙事是一种艺术意趣,而不是刻板概念,与常见的有宏大意味的作品相比,领航的这几部作品更换了一个关注艺术宏大追求和厚重意识的意向,依靠细节生活来完成宏大意趣。在《秋收起义》《我的1997》中都格外描写个人生活在历史中的存在情景,即使是《南哥》也表达了个人生命对让别人生活得更美好的宏大意味。 这样的有宏大意趣的叙事情景完成的,是领航作品对历史的意向性回忆与思考,由这种意向性回忆与思考,建立了这部作品中历史的唯一情境,目的是去发现历史品质与今天生活意义的共同空间,由此体现一种必然的历史如歌的艺术特性:完全听任事实或者文献摆布的历史倾向在这里被中止,历史、现实与生命经历的融合生成了这几部作品的艺术意义。 即是说,领航的这几部作品并没有将所记述的革命者生活与普通人生活隔离开来,革命者生活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普通人生活,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对生命和生活的视点,而不是革命者时代对生命与生活的看法。这就将革命者的神圣性与普通性相接,正是在这样的革命者生命与普通人生命不隔离的状态中,读者才会更加愿意去读领航的这几部作品,并从自己的生存感觉去解读体验这些对革命者生活的记叙与描述。 所以,领航的这几部作品中各方面的细节表现、各层次的主题描述,都落英缤纷地集中于细节中的人性维度与理想主义的关系,由此对当代中国生活进行某种重新认定和思考:它强调社会历史中的艺术叙事情境,也强调一种当代生活精神与艺术的关系,同时还强调艺术本来的人性品质。这几部作品尽力恢复历史维度与人性维度的同时并行,对理想主义与人性的复杂关系进行评说,通过注意理想主义与人性的无限延展,唤起对生活和艺术中人性渊源的注意。 这几部有关历史的作品中人物众多,形成一面人物群像的浮雕感。在一部作品中容纳这么多人物,并对他们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有序,共同体现了那一代革命者的生命魅力,让人们不再认为老一代革命者似乎都是坚硬如铁而又冷面无情的,让人们对革命者有了全新的认识,这样的认识会改变人们对理想主义和生命信仰的看法,重新激起生活的理想。 典型形象是让人们感动、深思的,那些让人崇敬的典型形象必然要引导人们和改变人们,被向往和崇敬的,当然是有偶像性的。人总是需要生命向往和生活引导的,尝试着把理想主义者的经典性特质与新的时代的审美情趣结合起来,形成一种新的审美情趣和审美向往,是领航的一个重要尝试。 这几部作品的一个突出特色是形成了一种热血偶像:将红色经典融入时尚生活,将娱乐偶像和享受偶像转化为热血偶像。《热血军旗》《秋收起义》中,突出的人物是毛泽东,毛泽东的形象可能以往要么被神化,要么被贬损,但这几部作品中出现了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毛泽东形象,这是一个有一定性格缺陷的伟大人物,这反而让他有血有肉、栩栩如生。 但毛泽东不是他个人,而是集中代表了一群人、一群革命知识分子,他们的血肉之躯和他们的灵魂、信仰完美结合,形成了一种热血偶像,这与娱乐偶像和享受偶像完全不同。他们的生命魅力在革命生涯中和在时尚生活中、在危难关头和平静生活中都表现了出来,对他们的描写,既写出了他们个人的魅力,又写出了历史的动荡和生活的复杂。 这其实代表了那一代革命家的形象,他们有理想、有信仰、有激情、有爱心。理想主义信仰与爱融合在一起,在革命和生活中不断成长的毛泽东全新呈现,这个形象有性格魅力、思想魅力、智慧魅力、人性魅力。他关怀他人生命和生活,有人性魅力;他坚守为广大人民谋幸福的信仰而不断形成引导革命方向的思想;他善于总结经验、灵活变通而不恪守教条;他的言谈举止虽有一定的性格特色,但他的坚定和真实都富于人格凝聚力。 由于这些人物活动都是具体的个体生命活动,就产生了两方面与生活的关系:一是人物生活与历史的关系,细节性与政治化生活形式的密切关系令人深思;二是革命者作为人而具有每一个人都有的生命意识,他们的生活实际上是普通生活的特殊表现,由此形成普通生活与历史的联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xinwen/20171009/7262999.html   

让我们与艺术共在于星空下——评南方气派的领航影视风格相关推荐

  1. 从电影《寻龙诀》看热门小说翻拍影视作品的宣
  2. 法式园林风格在小区景观设计中的运用
  3. 脱虚向实:影视文艺作品的路径指向
  4. 以南派电影美学风格塑造全新的英模形象——论
  5. 放过历史:当下影视剧创作与历史教育之矛盾—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优发娱乐

热点论文
  1. 认证空间
  2. 信用说明
  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