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语言文学
  2. 古代文学
  3. 新闻传播
  4. 现当代文学
  5. 文学评论

文化类节目在主流意识形态表达上的创新——以《朗读者》为例

近期,文化类节目回暖,包括《朗读者》《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等在内的一系列文化类节目相继出现,其中《朗读者》更是获得了现象级的成功,在成功的背后,其主流意识形态的传达可谓精妙,真正做到了精英文化大众化传播,主流文化亲民化传播。 一、节目定位以人为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近期,文化类节目回暖,包括《朗读者》《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等在内的一系列文化类节目相继出现,其中《朗读者》更是获得了“现象级”的成功,在成功的背后,其主流意识形态的传达可谓精妙,真正做到了精英文化“大众化”传播,主流文化“亲民化”传播。 一、节目定位以“人”为基点,体现人文关怀 周昌忠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性转型》⑴一文中深刻阐释了中国传统文化如何实现转型。他认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推陈出新需要以“人性”作为依归,把人塑造成进行反思的思维主体。在电视文化类节目中亦是如此,想要把传统文化、高雅文化转化为大众喜闻乐见的现代文化,也需要以“人性”作为切入点,给予受众反思的空间。《朗读者》就深谙其道,紧紧抓住了“人性”内涵。 第一期节目片头的MV宣传片中,董卿就对该节目的名字进行了解读:“《朗读者》我看来可以分为两部分来理解,朗读是传播文字,而人则是展现生命。将值得尊重的生命和值得关注的文字完美结合,就是我们的《朗读者》。”这也就对该节目下了一个定义,定下了关注对象,即关怀作为社会最基本的单位——“人”。“一个人,一段文”这一宣传语则阐释了节目的内容,即通过朗读的文字来了解“人”背后的故事,以及故事中所蕴含的情感。以“人”为基点,这种对节目的定位精准地抓住了现代社会人们的共鸣,关注“人”本身的生存状态,在情感上产生共鸣。 二、主题选取以“爱”为中心,从“中国精神、中国文化、中国情感”三个角度来呈现 《朗读者》第一季共13集,除去最后一期的经典回顾外,其余12期主题分别为“遇见”“陪伴”“选择”“礼物”“第一次”“眼泪”“告别”“勇气”“家”“味道”“那一天”“青春”。除了每期节目的大主题之外,节目中又根据不同的人物,分为不同的小主题,无论大主题还是小主题都离不开从“中国精神、中国文化、中国情感”三个角度来呈现。例如第一期“遇见”主题中,翻译家许渊冲先生使东西方文化相互遇见,这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也体现了许渊冲先生“为中国文化走出去、西方文化走进来”做出贡献的大爱精神;联想总裁柳传志在人生道路上遇见失败,但最终克服困难走向成功,这体现的是自强不息的中国精神;无国界医生志愿者蒋励遇见生死,体现的是兼济天下的中国精神、中国情感里爱好和平的大爱。濮存昕遇见机遇、鲜花山谷的夫妻俩遇见爱情、世界小姐张梓琳成为一名母亲遇见人生的巅峰,这三则故事则讲述了中国情感里的感恩、爱情、母爱等等。 从每一期的大主题和小主题我们可以看出,其内容都是围绕着“爱”来展开,即自爱修身,例如自强不息、尚智轻愚;小爱,例如爱护家人、心怀感恩;大爱,例如兼济天下等等。“爱”是平易近人的主题,是人生体会的相通点,所以,这些主题能够有效地带给观众对人物解读的认同感。 三、人、文、场景的主流意识形态表达 (一)人:主流人物用第一人称讲述自身经历 《朗读者》的“骨架”是一个个朗读的人。作为骨架,该节目对人的选取大有门头。从每一期的节目中我们可以看出,选取的朗读者均为社会各行业的杰出人物、奉献大爱的道德模范、追求爱情和父母之爱的普通百姓等等。例如:国产品牌领头羊“联想”的创始人柳传志、运动品牌“李宁”的创始人李宁、翻译大家许渊冲先生、“单人无动力帆船环球航海第一人”航海家翟墨等等社会各行业的杰出人物;道德模范无国界医生志愿者蒋励、大学生村官“黑土麦田”创始人秦玥飞;奉献生活中小爱的鲜花山谷夫妻、陪伴聋哑的儿子上学16年的母亲等等。 每一个嘉宾所讲的故事都是来自于自己的人生经历,作为处于各种矛盾中心的主人公,以第一人称来叙述故事,在某种程度上更容易与受众产生共鸣。而且这些经历或故事的叙述并不宏大,讲述的都是生活中的小事和感悟,带给观众的感动、力量或启发,而这些都是一种正能量的体现,符合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和如今弘扬的道德标准。这些人带来了一种令人敬仰和钦佩的榜样作用,而他们的故事也在娓娓道来中传达了主流价值观。 (二)文:书面文本遇上电视,精英文化转变为多义性、开放性的电视文化 节目中朗诵的文章大多选自名家的诗词、散文或小说,以中学课本水平的文章为主,很多作品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便于被更多的受众理解与接受。 但有些高雅的作品仍旧是生僻的。同时,这些作品用书面文本呈现出来时,其解读又具有单一性、封闭性,需要较长的时间、较高的理解能力才能解读,书本是具有较高门槛的知识载体,具有一定的阶级性。所以这些“阳春白雪”式的文章难以“下放”到大多数普通受众中去。电视则相对具有民主性、开放性,接受门槛低,“电视在其产生之初就被划归到了‘杂耍’的行列,它拥有广泛的传播对象,以贴近生活、求真、求善为目标,电视文化的来源和接受者都是大众,其本质属性就是一种大众文化”⑵且其“意义的产生是由文本与观看者共同完成的,因此电视没有保留其作者式的权力和特权。”⑶且“电视节目形态以大众的审美要求和鉴赏能力为基准,而电视理念也建构于对于大众生活的了解和把握基础之上。即便是高雅艺术,通过电视荧屏的再现,也能够轻而易举地走进寻常百姓家。”⑷ 当这些书面文本被搬上电视荧幕,受电视时空的限制,书面文本在电视中多以片段、节选的形式展现,以第十期《味道》为例,朗读的文章分别为张小娴的《爱情的餐桌》节选、古龙的《吃胆与口福》节选、卡伦?布里克森的《走出非洲》节选、罗曼?罗兰的《贝多芬传》节选、红楼梦《葬花吟》、红楼梦选段《宝玉黛玉初相见》、李白杜甫等的经典名诗和叶嘉莹的诗词。当这些片段、节选被放在电视上,就变成了开放性、多义性的解读,朗读者和观众都能够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对朗读的内容进行自我解读。这种开放性、多义性的解读使受众掌握了知识的话语力量。 福柯认为知识、权力和快乐这三者形成了影响最大的社会力量。而当观众能够分享作者的知识与权力时,就能产生快乐。在这种能够掌握知识的情况下,受众感觉自己处于控制方,而不是受控制的状态,是平等话题的参与者,而不是被主流意识形态教化和宣导的“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受众不仅与换了一种形式传播的“主流意识形态”相协调、保持一致,而且在其中感受到了驾驭知识、对朗读文本进行自我解读的快感。 (三)场景:舞台空间排列组合,多重叙事场景改变了主流文化单一“宣导”的形式 在节目中,主创者很巧妙地运用了舞台空间的排列组合,对于不同的嘉宾,安排了不同的采访空间,表达了教导、倾诉、分享等多重含义。这种场景的设置,形成了多重叙事手法,通过不同角度、不同方式,改变了主流意识形态单一“宣导”的形式。 第一种为“教导”。各界名家的采访地点在中央舞台上,一般会安排椅子,坐下来聊天,因为这些名家身份地位很高,“坐下来”就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面对观众,这些人的言论更像是一种教诲,例如采访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 第二种为“倾诉”。采访对象和主持人坐在第二现场,即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里,这种房间具有私密性,更利于个人情感经历的倾诉,比如采访照顾自闭症双胞胎的夫妻俩时就是在小房间里进行的。另外采访明星、演员也是如此,明星、演员有丰富的舞台经验和极强的镜头感,在镜头下,多从事表演活动,不能很好地做自己。而当空间相对私密时,他们更能毫无保留地倾诉内心情感,使采访更真实可感。例如采访蒋雯丽、江一燕。 由于小房间相对于中央舞台空间较小,在拍摄中对嘉宾多用特写、近景镜头,并将采访的镜头投放在主舞台可升降的大屏幕上,嘉宾的动作、表情被放大,使情感的表达更具有冲击力。 第三种为“分享”。主持人和嘉宾都站在主舞台上,这是一种开放式的采访,其采访嘉宾背后的故事一般是有趣的、不是让人难过的,是可以快乐地分享的。这种采访具有平等性、分享性,有利于互动,给人亲近感,例如采访大学生村官秦玥飞。 四、“清”与“流”的完美结合 (一)《朗读者》之“清”的原因 《朗读者》堪称综艺节目的一股清流。所谓清,即清新,指的是节目不同于以往过于娱乐化的综艺节目,具有较高的文化内涵和美学价值。《朗读者》清新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精英文化给人一种崇拜感。精英文化本身具有阶级性,不具有“亲民性”,但精英文化的美学效果能够使这种阶级性变得不再突兀,其美学效果能够带来跨阶层的崇拜和认同。该档节目在定位上为传播精英文化;每期节目董卿的卷首语都文采飞扬;每期节目都会邀请各个领域具有影响力的嘉宾来到现场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朗读者们倾情演绎来自朗读者文学顾问团的国家顶级文学家、出版人、专家、学者精心挑选的经典美文;此外,还会邀请相关专家科普文章背后的作者、背景等一些知识;现场钢琴原声配乐,节目最后会安排钢琴弹唱等表演节目;舞美上大气优美,书香肆意;节目整体风格像一篇散文,一个大主题下分为好几个小主题,小主题围绕着大主题展开……这一切都可以看出该节目与其他流行综艺节目的不同之处,该节目具有优雅性、高端性、文化性。《朗读者》利用精英文化的魅力正积极构建着观众群,其所定义的精英文化的审美取向,正引导受众重新树立关于电视节目的审美标准。 第二,朗读带来的仪式感再现。朗读本身就具有仪式感。朗读即清清楚楚地高声读诵,使诗文语气连贯而见情意。朗读不同于默读,朗读是公开的,而非私密的,是拥有聆听者的(聆听者包括朗读者自己)。我国宋代大理学家朱熹就提倡朗读“需要读得字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牵强暗记”“逐句玩味、反复精详、诵之宜舒缓不迫,字字分明”。由此可见朗读的严肃性和严谨性。 此外,节目赋予了朗读新的仪式感。在节目中,嘉宾朗读之前,会专门伴随气势恢宏的背景音乐走到舞台中央为朗读做好准备,与此同时,观众会站起来鼓掌对朗读者表示欢迎;且朗读者多站立着、手捧书本进行朗读,充分给予朗读一种庄重的仪式感;在朗读过程中用现场钢琴原声配乐,代替电子音,纯粹的钢琴原声本身就具有极高的品味和欣赏性,在朗读过程中,为朗读塑造了极为高雅的形式;不仅如此,在朗读的过程中,观众保持安静、正襟危坐、仔细聆听以表示尊重,聆听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所以聆听的整个过程也是极具仪式感的。 (二)《朗读者》之“流”的原因 “流”即流行,指群众喜闻乐见,收视率高。《朗读者》流行的主要原因在于精英文化的“平民化”“大众化”传播,从而积极构建了观众群。而精英文化的“平民化”“大众化”传播的技巧就在于谈话与朗读相结合的叙事结构。 每期节目,在嘉宾朗读之前,董卿都会对该嘉宾进行深入的访谈,以了解其背后的故事。首先,对于观众而言,这种先解读后朗读的手法,易于观众理解文章。“先解读后朗读”使有一定理解难度的精英文化,加入了朗读者的人生体会,转变为已经被朗读者“解码”后的文本。观众在观看节目时,可以充分理解朗读者的内心世界,体会朗读者演绎所流露的情感,从而达到每一个人对文字都有自己的认识,能够嫁接自己的情感,结合自己的生活,再一次对朗读者生产出的“解码文本”进行解读,形成自己的解读文本。 此外,这种“先解读后朗读”的叙事结构,有利于更好地抒发朗读者的内心情感。沟通式采访中,朗读者将故事讲出来的过程就是情感积蓄的时刻,当朗读者讲完故事开始朗读文章时,情感喷涌而出,感情的抒发变得更加强烈,更能引起共鸣。 五、《朗读者》的“硬伤”与改进 虽然《朗读者》在主流意识形态的表达上具有很多创新之处,但《朗读者》也存在一些“硬伤”,而这些“硬伤”有可能影响该节目的收视效果以及主流意识形态表达上的传播效果。 第一,《朗读者》的叙事中缺少悬念感。不仅如此,由于传播主流文化、精英文化的节目定位,以及为了遵循关于“和”的中国传统价值观,使得《朗读者》缺少对抗色彩和矛盾冲突。根据字典释义,“悬念”即读者、观众、听众对文艺作品中人物的命运遭遇、未知情节的发展变化所持的一种急切期待的心情。“悬念”是小说、戏曲、影视等作品的一种表现手法,是吸引广大群众兴趣的重要艺术手段。制造悬念是营造气氛、增强吸引力的关键。此外,叙事学中为了使故事叙述更加有趣,会采用“打破平衡—重找平衡”的基本结构来展开:“故事开始的时候,往往有一个意外的事件打破了业已存在的平衡与和谐世界。然后,叙事电视的任务就是着手对付失衡的世界,并重新找回世界的平衡与和谐。”⑸而在“打破平衡—重找平衡”的过程当中,对抗与矛盾冲突必不可少,有了对抗与矛盾冲突,才能够使故事叙事跌宕起伏、具有兴奋点。 该节目叙事多以顺序叙事为主,平铺直叙,缺少叙事高潮,所以显得平淡,无法带来足够的惊喜和趣味,也就无法使观众始终处于兴奋和期待的状态,观众容易产生观看疲劳感。因此,增强叙事悬念感和冲突色彩是《朗读者》长期保持高收视率的关键。 第二,每期节目虽然主题不同,但因为讲述的都是身边发生的生活小事,许多故事具有雷同性。例如多个故事都表现了父母之爱、夫妻陪伴等。如没有新颖之处,也很难吸引受众长期观看。所以在故事选择上,《朗读者》还具有进步空间。 第三,每期节目90分钟左右,容纳6个左右的嘉宾,每个嘉宾分配的采访和朗读时间大概为15分钟,无论是采访还是朗读,时间都是有些紧迫的。当采访时间不充裕时,有时无法完整地讲述某个故事。而节目的“故事性”是吸引受众的重要部分,当节目缺乏“故事性”时,趣味性会相对减少。而当“朗读”本身的分量较少时,则和节目想要通过“朗读”激发全民阅读兴趣的初衷背道而驰,会给人一种头重脚轻、本末倒置的感觉。所以在嘉宾安排方面,《朗读者》或可适当减少每期节目嘉宾数量,为每位嘉宾提供充足的采访与朗读的时间。 六、总结 费斯克说:“一个类别的常规与主流意识形态密切相关的时候,那个类别就比较流行。”⑹该节目定位为精英文化,但在传播过程中兼顾了大多数受众的知识水平,将精英文化变得“平民化”,成功承担起了教化大众、提升社会价值的功能;在传播主流文化的过程中,注重人性关怀、故事讲述、情感共鸣,将主流意识形态变得“亲民化”,积极构建起了庞大的观众群,将大众构建为主流意识形态主体。该节目较好地融合了电视精英文化、主流文化、大众文化,带来了广泛的影响意义和流行大势。但该节目文本本身也有缺点,如缺乏悬念感和冲突性、故事雷同、故事性不强、朗读分量偏少等,这些缺点如不克服,会极大地阻碍该节目在传达主流意识形态上的广泛性和持续性,但总体来看瑕不掩瑜,该节目值得其他文化类节目参考和借鉴。 (本文系2017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西部项目《新型主流媒体话语体系建构研究》的研究成果,项目编号:17XXW002) 注释: ⑴周昌忠.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性转型.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2. ⑵欧阳宏生.21世纪中国电视文化建构.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1:43. ⑶【美】约翰·费斯克著;祁阿红,张鲲译.电视文化.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342. ⑷欧阳宏生.21世纪中国电视文化建构.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1:43. ⑸石长顺.电视专题与专栏——当代电视实物教程.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90. ⑹【美】约翰·费斯克著,祁阿红,张鲲译. 电视文化[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162. 参考文献 1.【美】约翰·费斯克著,祁阿红,张鲲译. 电视文化[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 2.【美】罗伯特·艾伦主编,牟岭译.重组话语频道[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3.周昌忠.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性转型[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2. 4.【英】尼克·史蒂文森著,周宪,许钧主编.认识媒介文化[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 5.胡亚敏:叙事学[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 6.【美】罗伯特?麦基: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屏幕剧作的原理[M].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1. 7.【美】威廉?E?布隆代尔:〈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6. 8.【美】华莱士?马丁:当代叙事学[M].北京:北大出版社,1990. 9.欧阳宏生.21世纪中国电视文化建构[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1. 10.石长顺.电视专题与专栏——当代电视实物教程[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 作者分别系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2016级硕士研究生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xinwen/20171009/7263000.html   

文化类节目在主流意识形态表达上的创新——以《朗读者》为例相关推荐

  1. 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图书馆信息资源建设与服务
  2. 图书馆动漫文化空间营造的原则与策略
  3.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的文化理论创新及其时代特征
  4. 以三社联动促社会治理创新的机制研究——基于
  5. 现代企业信息化环境下的档案工作创新
  6. 和谐社会视野下思政工作创新研究
  7. 对基层档案管理创新的探讨
  8. 现代园林景观中传统文化元素的表达与应用
  9. 媒介融合下电视盈利模式创新分析
  10. 重大主题报道的融合创新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优发娱乐

热点论文
  1. 认证空间
  2. 信用说明
  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