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图书开放存取驱动的图书馆资源建设研究

自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倡议(BOAI)发布以来,开放存取(OA)的理念深入人心。20世纪90年代由国际学术界、 出版界和图书情报界共同发起的开放存取运动也在经历了近30年的发展后,吸引了元数据、科学数据、科研报告、机构知识库的加入。在英国率先响应欧盟欧洲开放获取出版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自“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倡议”(BOAI)发布以来,开放存取(OA)的理念深入人心。20世纪90年代由国际学术界、 出版界和图书情报界共同发起的开放存取运动也在经历了近30年的发展后,吸引了元数据、科学数据、科研报告、机构知识库的加入。在英国率先响应欧盟“欧洲开放获取出版网络”项目的影响下,学术图书也加入到了开放存取的行列之中。学术图书的开放存取无疑对图书馆造成了多方面的影响,而图书开放存取出版模式从作者付费向机构众筹模式的转变,则使得图书馆承担了更多的角色。本文在对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的驱动因素分析和出版模式介绍基础上,分析了学术图书开放存取环境下的图书馆资源建设对策,认为及时获取开放图书资源,并通过建立开放图书索引目录/平台可以有效整合资源的管理与服务,也能化解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带给图书馆的影响。 1 学术图书是开放存取发展的增长点 由公共资金或公益基金等资助的科研项目成果开放存取已成为学术界多方利益相关者均认可的一条法理原则,也成为一条学术资助的基本准则。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英国研究理事会总会(RCUK)以及我国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C)均要求资助的项目论文成果须在12个月或6个月内实现开放存取。强制的开放存取政策从根本上改变了学术出版特别是学术期刊的出版模式。尽管相较于学术期刊和开放存取仓储的开放存取发展,学术图书的开放存取明显滞后,但外在开放存取环境的发展成熟如政策的推动,以及内在的学术图书出版的“读方”市场趋势,都在驱动着学术图书走上开放存取道路。 1.1 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存在巨大发展空间 从出版机构的市场商业模式选择来看,图书开放存取更能获得期待的商业利润。根据资讯公司Simba Information的市场调查报告《开放存取图书出版2016-2020》[1]显示,2016-2020年期间,科学、技术、医学及人文社会科学类图书出版的收入将以每年1%的速度缓慢下降,但开放存取图书的收入预计年均增长近30%;报告认为,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图书的影响力大于期刊,因此该领域图书出版还有较大的持续增长空间。从图书馆事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学术图书开放存取成为大势所趋。ACRL发布的《2017年高等教育环境扫描报告》[2]就认为图书馆进行开放获取和对馆藏进行管理成为趋势,并要求在学术出版领域,图书馆员必须继续平衡订阅开放获取出版物的比例。从出版商的商业运营角度看,数字出版、数据出版、开放出版冲击着传统的出版市场与商业模式,学术知识交流、传播的碎片化、网络化和社交化更是加剧了这一竞争。利用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在传播范围、传播方式、阅读人次和使用频率(如引用、政策借鉴、数据挖掘、重复使用)等方面的优势,抢占学术图书馆乃至传统图书馆、数字图书馆的馆藏资源比例,迅速提升其影响力和品牌声誉,成了陷入“读方”市场的学术图书出版商的必然选择。 1.2 学术图书开放存取有着多种驱动因素 驱动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的因素很多,如开放存取期刊的成功实践与启发、越来越多图书馆参与的出版服务、数据出版驱动的数字化集成服务平台的出现等,但笔者以为开放存取政策的导向和传统学术图书出版模式的落伍是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的主要内外在驱动因素。 (1)开放存取政策导向是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的外在推动因素。自2002年“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先导计划”正式启动以来,国际上关于开放存取的国家发展计划、基金资助计划相继出台,学术团体、学术机构以及图书馆界、学术界有关开放存取的倡议、指南、声明也是层出不穷,对开放存取的关注从期刊也逐渐发展到了数据、知识库以及其它文献出版物。其实早在2003年4月发布的《Bethesda开放存取出版声明》中,就鼓励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尽快将重要科学文献转变为开放存取方式。在开放存取期刊、开放存取数据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关于学术图书开放存取的一些政策也相继出台,如英国政府于2012年发布了推动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引导力量的《关于开放获取指导支持政策》和《关于2014年研究框架中开放获取的磋商》,之后于2016年2月11日应英国大学和科学部长Johnson的要求,发布了《研究出版物的开放获取:独立建议》报告,建议出版商和学术团体研究包括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在内的新的开放获取路径[3]。 (2)传统出版模式的落伍是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的内在推动因素。随着互联网与数字技术的发展和科研政策的变革,学术图书商业链中的利益来源——读者的需求和阅读方式正在快速变迁,并深刻影响产业发展。替代学术图书的产品越来越多,传统的学术图书读者群日渐萎缩。同时,社会的发展和国家对于科研工作的重视,使得图书内容供给日益旺盛。此消彼长,学术图书市场已成为名副其实的“读方” 市场——写的人越来越多,读的人越来越少[4]。 这一市场变迁,正在影响和改变学术图书出版的商业模式与运营规则。受开放存取期刊的影响和启示,越来越多的学术图书出版商也开始将事业发展的眼光聚焦到了开放存取这一新型出版模式上,将利益的来源从读者开始转移到了作者。学术图书出版的商业模式也由此发生微妙变化。尽管从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的商议模式来看,还没有系统解决传统学术图书出版存在的问题,但其出版模式的创新性和可持续性还是不断的驱动着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的发展。 2 从作者付费到机构众筹:学术图书开放存取的出版模式选择 根据出版商传播联盟2015年的调研报告显示, 35%的出版机构提供开放获取出版模式;而开放获取学术图书也被57%的学术图书馆纳为馆藏清单[5],学术图书开放获取不但有着一定的出版模式探索实践,也有着越来越多的图书馆认可。因此,在出版商开始将学术图书开放存取之初,公众就寄予其能解决免费吸引更多读者、扩大图书的学术影响、解决学术图书出版的风险控制、丰富学术图书的出版盈利模式等结构性问题。 从学术图书的开放存取出版模式来看,作者付费(图书作者本人或资助项目开展的科研机构)是学术图书馆开放存取出版的主流商业模式。相应地,出版商正在从服务读者转为服务作者,为作者提供同行评议、编辑加工、宣传推广和成果认证。但这种出版商利益来源由读者转为作者或资助机构承担的出版模式存在很多问题,如目前的科研资助机构并未就学术图书成果的开放存取列为强制性政策,也并未保证能够提供足够的开放存取费用;出版商收取高额的开放存取费用之后,对缺乏利益驱动的内容推广、服务促销质量大大降低,等等。如何在内容免费的前提下,维系传统出版的运营方式,即保证出版商的选题策划、质量把控、服务宣传、内容推广有足够的动力,成为了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模式的发展难题。 有别于上述出版模式的英国出版平台Knowledge Unlatched(KU)的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模式值得关注与借鉴。其出版模式是由加入其会员的全球图书馆集体分摊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的成本费并支付给出版商,而出版商依然可以在其他渠道售卖纸书和电子书谋利,既解决了作者付费难题,又解决了出版商进行内容推广、服务宣传的动力不足问题。KU的第一轮实验获得了全球300家图书馆的支持,使大约30种人文社科类学术图书对全球读者免费开放[6]。从资金流动和来源的角度来看,KU的学术图书商业出版模式的本质是机构众筹,不但可以有效减轻学者和科研资助机构的财务负担,也让学术出版回归到服务于读者的商业本质[7],是未来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可借鉴的一种模式和思路。 3 学术图书开放存取与图书馆资源建设 3.1 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对图书馆的影响 图书馆作为图书出版生态链中最为主要的利益相关者,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影响到图书馆的用户服务、图书馆的地位、用户对图书馆的需求、图书馆的经费使用、图书馆管理和图书馆资源建设的方方面面。如从对图书馆的地位影响来看,学术图书的开放存取将使读者和图书之间不再需要图书馆这一重要连接点,也将让网络环境下图书馆的文献传递、馆际互借等创新服务价值不再;从对图书馆的用户需求影响来看,用户对图书馆的服务需求将向更专业的知识服务方向转移,对图书馆的文献服务需求进一步削弱;从对图书馆管理的影响来看,图书馆必须面对因服务要求升级而出现的馆员技能培训管理、馆员职业生涯管理以及事业发展与服务转型管理等问题;从对资源建设的视角看,图书馆必须在对现有的资源馆藏进行数字化、数据化管理基础上,还要开展基于学术图书的开放存取服务;从图书馆经费的影响来看,图书馆文献资源采购的经费需求不再强烈,但机构众筹的学术图书出版模式也为图书馆的经费管理支出提出了新的难题,如合作出版商的选择、众筹开放存取出版的学术图书的学科体系构建等。 3.2 图书馆学术图书开放存取资源的建设对策 在日趋成熟的开放存取环境下,尽管图书馆资源建设不需对开放存取图书进行严格的资源采选,但及时发现开放存取图书并将其进行元数据、书目数据处理,通过开放存取书目索引、一站式服务平台检索,仍将是图书馆学术图书资源建设不可忽视的工作。 (1)关注学术图书开放存取资源集成平台,并与开放存取图书出版商展开合作。学术图书开放存取以来,欧盟和一些出版商联盟便建立了一批类似于开放存取期刊平台DOAJ、开放获取仓储目录OPENDOAR的开放存取图书集成平台,以提升开放存取学术图书的可发现性。如OAPEN(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European Networks,欧洲开放获取出版网络)于2012年发布的开放存取图书目录DOAB(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books)[8]收录的开放学术图书数量与日俱增,截至到2017年5月26日,DOAB已收录了来自世界203家出版机构8120本免费的开放存取学术图书。DOAB也不是简单的收录开放存取图书书目数据,而是将从学术出版社获取或收割开放存取图书的元数据集成到商业服务,以及图书馆的联机目录,以帮助公众发现这些图书。因此,图书馆的资源建设者必须时刻关注这些集成平台,以获取最新的开放存取图书资源信息。此外,图书馆也还需关注开放存取图书出版商动态,并力争与其合作以获得开放存取图书资源。如成立于2008年、被誉为英国最大的开放存取学术出版组织开放图书出版商(Open Book Publishers,OBP)[9],图书馆成为OBP会员后,可免费获取OBP出版的图书并下载完整的MARC记录以方便编目。 (2)建立图书馆开放存取图书索引目录/平台。尽管免费的开放存取图书为读者的便捷化获取提供了各种可能与方便,但对图书馆来说,如何将从各个出版商收割获得的开放存取书目提供给读者,进而提高图书资源的利用率也是图书馆必须考虑的问题。开放存取图书名录DOAB为图书馆的开放存取图书索引目录/平台建设提供了成功的借鉴。DOAB是由欧洲开放存取出版网络OAPEN作为在线图书馆和出版平台而推出的学术图书开放存取服务项目,主要与出版商合作,出版商向DOAB提供图书的元数据便于用户索引,同时借助DOAB的平台扩大图书的传播范围和影响力[10]。笔者以为图书馆所建立的开放存取图书索引目录/平台,首先须可实现对DOAB等集成平台收录和开放存取图书出版商的开放存取图书信息收割功能,在此基础上引入质量控制机制,如资源建设人员的人工审核、同行评议、质量评价等,最后完成对图书馆读者的检索、推送与挖掘等服务,实现一体化的开放存取图书资源的信息采集、挖掘处理、读者服务。 4 结语 图书馆在学术图书开放存取出版模式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从商业模式来看,其对开放存取学术图书的参与程度和支持方式都会影响到学术图书开放存取的出版与发展。同时,图书馆通过提供出版服务,也能如出版商一样能够成为开放图书索引系统的建设者/管理者以及图书在线出版平台的开发者,还可直接参与到作者的图书在线出版等工作。对图书馆资源建设来说,及时获取开放图书资源,并通过建立开放图书索引目录/平台以有效整合资源的管理与服务,也才能够有效化解开放存取图书带给图书馆的影响。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71010/7264924.html   

学术图书开放存取驱动的图书馆资源建设研究相关推荐

  1. 青贮玉米种植与品质研究进展
  2. 驱动与约束:PPP模式促进区域图书馆合作发展
  3. 论生态文明视阈下的农村旅游经济发展
  4. 基于社会化媒体的高校图书馆文化服务营销研究
  5. 关于促进佳县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的思考
  6. 基于利益相关者需求的图书馆电子书馆藏发展政
  7. 科学数据出版的关键问题研究进展
  8. 公共文化服务研究的热点主题与演化路径分析
  9. 农旅融合发展新模式探寻研究
  10. 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图书馆信息资源建设与服务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优发娱乐

热点论文
  1. 认证空间
  2. 信用说明
  3. 返回顶部